国内琳琅的美展中,眼下“人物”颇跳眼,油画、水彩、色粉、综合材料及至现代装置……不同类别,数量丰富,但相对来说国画类占比却不太多,入展题材不是侗乡就是苗寨,人物多“写生”而非“写真”,至于传统型仕女画几乎绝迹。由是,仕女面部敷色的“三白”法,就成了绝响。但就在数十年前,无论是张大千,还是徐操、胡也佛,是工笔重彩,还是隽逸写意,仕女画是他们人物画中一个少不了的品种,“三白”法也常见于仕女面部敷色中。

  何为“三白”?即仕女的额头、下颌、鼻子三处被敷为白色。如此,观感上能使额头看上去更为宽广明亮,下巴更为饱满,鼻梁也更高挺,这与现代时尚打造的面部立体感方式颇为相近。在中国古人看来,高鼻子是一种贵相,同时“鼻若琼瑶”“鼻若悬胆”,鼻子肉多代表着宽厚,也代表着福气。

  说起著名的“三白”法画作,艺术爱好者会多指认明朝唐寅的《王蜀宫妓图》。此绢本画作,描绘五代时西蜀后主王衍宫廷女妓,着道人衣演唱《甘州曲》之情景。清代大藏家安岐在《墨苑汇观》著录此画,特别提到“人面傅粉用三白法”。画面中,仕女们体态匀称优美,削肩狭背,柳眉樱髻。唐伯虎选用橘色与肉色之间的色调,晕染于额、面颊、眼皮上,白色的亮光得以显现,凸出了一种华贵的艺术效果。

  一般研究者认为,是唐代宫廷画家张萱、周昉,通过包括面部“三白”法,创造出唐代贵妇人所崇尚的浓妆艳抹、富有强烈装饰性的“盛妆”效果。事实上,仔细搜检你会发现,“三白”法在仕女画起源的南北朝就有了雏形,传世名画、北齐杨子华的《校书图》里,仕女面部额头、鼻子的“二白”就十分醒目,惟下颌之敷白稍淡。

  “三白”法于唐代卷轴画、壁画中施用达到高峰,并在唐、五代、宋出现了两种不同的画法,一种是用粉由眉毛一直向额上染去,染到发际为止;一种是由额头发际处往下染,染到眉毛为止。

  仕女画崛起的另一个高潮是清中晚期。此前,从六朝的秀骨清像、面短而艳,到唐代的秾丽丰肥,再到宋代的端庄秀丽,明朝的艳丽精细,羸弱倾向……诸多因素影响、铸成每一时期的不同特色。清末海派的任伯年、钱慧安,画仕女“三白”法偶而施用,前海派仕女画大家费丹旭、改琦,却从来不用——这当是时代环境、风尚流变、市场趣味影响所致,特别是跟费、改开创“病态美人”风靡一时因而强化个性风格有关。费丹旭、改琦二人所画仕女,皆婀娜多姿、弱不禁风,体态娇柔;鹅蛋脸、樱桃嘴等构成的面部,不再追寻“三白”后产生的华贵盛妆效果,而更求得一份秀润素淡,气韵飘逸,自然清新。

  今日,即便绘出《秋冥》的当代人物画名家何家英,其工笔“美女”面部敷色也未见“三白”,但历史常常循环往复,也许,当下一位“与古为徒”的杰出高手出世,会“笔墨当随古代”(陈传席语),古为今用,创作出那个时期呼唤的“三白”精品——从另一重视角印证着石涛所说的“笔墨当随时代”。

编辑: 陈烨秋

投稿邮箱:15255196177@163.com 联系电话:0551-65175218

中安书画网推广的内容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或撤销;互联网是一个资源共享的生态圈,我们崇尚分享。转载请注明作者和来源。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4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