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小老婆 > 第二卷:小妈咪 > 你这是在为她打抱不平?

第二卷:小妈咪 - 你这是在为她打抱不平?

所属目录:第二卷:小妈咪      发布时间 : 2021-10-21
下|咪乐|直播平台 事业发展的顺利,爱情也就不期而至。

  她屈着膝,脑袋瓜半埋在膝盖之间。犹如嫩藕一般的胳膊,则将自己的双膝围了起来,紧紧圈住,这是一种护卫性的姿态,犹如幼兽。室内只打着壁灯,光线不是很亮,所以她整个人看上去都白的犹如瓷器一般。白色的浴袍裹着她,露出了白皙的小腿,也露出了可爱的小脚以及那圆润的脚趾头,越发像个长不大的大女孩!

    他眯眼走进,而她一无所觉。眯着眼,似乎已经入睡,又像是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之中。她看上去脆弱而又安详,却又有那么点该死的怡然自得,看上去,可真让人有些不爽!

    林梦感觉到似乎有一重浓浓的黑色朝她盖了过来,这个感觉有点压抑,让人觉得沉重。她微微掀起了修长的睫毛,看见眼前突兀地出现了两条腿。惊呼,是她瞬间的表现。然后慌乱的后退,是她的第二反应。再抬头,瞪眼,是她的第三反应。等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庞,身子一紧再跟着一软,是她的第四反应!

    她深吸一口气,原本已经握成拳头的小手缓缓地松开。

    “你吓死我了!”她不满地控诉。她明明记得自己之前是把门给锁上的,他到底是怎么溜进来的?!而且还一点声音都没有,像个鬼一样!

    她气得又瞪他!

    他觉得这个小女人可真嚣张,都这样了,还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

    “你不觉得自己做的太过分了吗?”

    他从鼻子里发出了“嗯?”地一声,带着质问。她本就心里有些不舒坦,如今见了他这副样子,倒是觉得挺好笑的,心里原本已经压下去的火,又腾地窜起了火苗。

    她魅惑一般地笑了起来,带着优雅,缓缓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朝他靠近,连带着伸出了玉白的胳膊,素手一抓,揪住了他的领带。

    “你这是在为她打抱不平?!”

    这个她,不用说了,彼此都很清楚那指的是谁!

    林梦眯着本就勾人的眸子,微微用力,拽了拽容凌的领带,然后素手摸上了他的胸膛。

    容凌紧跟着眯眼,眸子暗了暗。

    她带着撩人的笑,扬着鲜红欲滴的唇瓣儿,微微用力,将他推倒在了沙发上。然后,掀起浴袍的一角,跟着坐在了他的身上。这个姿势大胆而妖冶,她身形娇小,浴袍则有点宽大,此刻,肩膀上的浴袍微微落下了肩头,于是圆润白嫩的肩头就露了出来,随之露出来的,还有她那幅度优美的两截锁骨。

    很魅、很妖、很撩人!

    林梦缓缓地凑了过去,犹如一只慵懒的猫儿一般揪着容凌的领带,凑过的红唇,在男人的唇瓣上重重地碾了碾。

    “你这是打算来找我算账的?!”

    她学他刚才那般,用鼻音“嗯?”了一声,素手挑逗一般地摸上了他的胸。他粗大的喉结动了动,明显的是咽了一下口水的样子。

    她无声地咧唇笑,黑眸妖异而璀璨,更加魅惑。看上去,越发地像个暗夜妖精。

    “你打算怎么对付我?!嗯?”

    她轻哼着,终于一屁股坐在了他的腿上,扬着娇艳欲滴的唇,一口吻住了他的脖子,逮住一块肌肤,双唇抿紧,重重地抿了一口。

    他哼了一声,肌肉瞬间绷紧。

    她松开唇,和他面对面,似笑非笑,眉角放肆地略略扬起,挑衅地看着他。他半躺在沙发上,而她坐在他的身上。这一刻,她才是那个主宰生杀的女王吧!

    他看着坐在自己身上的这个小妖精,嘴唇一扯,他蓦然邪魅一笑。

    伸出一掌,一把掐住她的细腰,将她往自己身上带了一下。

    “你应该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些代价的吧!”

    “我没错!”

    她嘟起了嘴,黑色的眸子晶亮亮的,里面燃烧着坚毅的光芒,堪比暗夜中的星辰!

    男人依然一言不发,似乎是认定了她的罪。

    她又羞又恼,猛地凑过去,狠狠地咬了男人的嘴巴一下。

    “我说了,我没错!”

    晶亮的眸子燃烧着愤怒的火,美丽地有些炫目。

    他一眯眼,猛地大掌一用力,将她那纤细柔软到不可思议的小腰猛地往自己的小腹撞,然后上半身往前一凑,狠狠地逮住了那似乎也燃烧着火焰的小嘴,重重地亲上。

    男人的眼神开始变得危险。凶狠地将她吻得气喘吁吁,才放开了她。

    大掌一伸,他掐住了她的下巴,眯着眼,探究般的打量,只是那眸中透露着冷光。

    她气喘吁吁,狭长的眸子半眯着,其上修长而卷曲的睫毛犹如蝴蝶的翅膀,在那小幅度的轻颤着,每一次颤动,都在那一双眸子中掠过迷人的光彩!

    他抿紧了唇,有些恨这个女人的过分美丽!

    “你让他碰了你!”

    他重重地捏了一把她的小脸。

    “我说过,不准你勾搭别的男人,否则,我就灭了你,你把我的话当作耳边风吗?!还是,你以为我真不会把你给怎么样?!”

    这是……什么和什么啊!林梦觉得这个男人简直是莫名其妙。

    “我什么时候勾搭别的男人了?!”她大声反驳,瞪大了水媚色的眼看他。

    他重重的伸手,狠狠地擦了一把她的脸。

    “干什么?!”她觉得有点疼,伸手推他。可是小手立刻被他抓住,然后压制在身体两侧。

    “不是勾搭,那干嘛对别人笑的那么甜?!”

    “什么叫做甜笑?!我对所有人都是这么笑的,这是礼貌,你懂不懂?!对你,我也是这么笑的!”

    他咬牙,冷声怒哼:“你拿我和他们比?!我和他们是一样的吗?!”

    她哑然,也不知道这个男人今晚是中了什么邪了,急忙忍着胸口的刺疼,堆起了甜甜的笑容,冲他娇笑:“怎么会呢,你怎么能和他们一样呢?!”

    他对这个答案根本就一点也不满意,那怒气照旧火辣辣地往她脸上冲:“你别混淆重点,说,为什么让他摸你?!”

    “我让谁摸了?!”

    她无语,心里气得够呛。

    “装糊涂?!”

    他的眼神一下子危险了起来,食指重重地摸上了她的脸:“需要我把你这儿的皮肤给揭下来,然后去做权威鉴定你才能承认吗?!”

    她吓得一哆嗦,这个男人说这话的时候,太冷酷了,那眼里感觉都冒着血光似的,吓人的紧,似乎还真会说到做到!她赶紧想,到底她脸这块儿是怎么了?!然后,猛地想到,似乎……之前还……还真是让人摸了一下!

    不……不对,哪里是摸啊!

    “不是摸,不是摸!”眼看着男人的眼神越来越凶残,似乎真有那个打算把她脸上的皮给揭下来,她急忙慌慌张张地喊了出来:“是擦,我脸上落灰了,他……他好心地帮我擦掉,是擦,是擦,是……是出于关心,是……是礼貌!”

    “好心?!关心?!礼貌?!”他冷冷地哼了哼,看着林梦的眼神,仿佛刀扎一般:“当我是三岁小儿呢!”

    “哎,真是这样,我不骗你,真是落了灰了!”林梦急了。

    男人哼了哼,似乎根本就不接受她这样的解释。看样子,是要把她给就地正法了。

    她心里那个气啊!

    这算是什么事啊!

    “你到底是干嘛来的?!”

    男人微微眯眼。

    她继续:“你……呃……你不是为了……为了那个女人来的?!”

    男人再眯眼!

    她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大胆断言!

    “你不是为了她来的对不对?!”

    男人沉默!

    “所以,你不是为了她来向我兴师问罪的!”她这是以肯定的语气。

    男人的脸很冰山!

    她滴溜溜的转了转眼珠子,突然眉眼一弯,嘻嘻地笑了起来,在他的身下,开心地像只小狐狸。

    “容凌,你在误导我!”

    她显然已经忘了当下的形势是多么的严峻,只要男人想,就可以一举占有她,进行攻城掠池。她依然笑,笑得纯真又舒坦,偏又无心地散发着魅惑的色彩。

    “你从一开始就在误导我,害我以为你是为了她来找我算账的,原来你是因为……嘻嘻……”她咧嘴,咯咯笑,狭长的眸子弯成了月牙儿,水色氤氲的眸子一闪一闪的,像水灵灵的葡萄一样,让人恨不得一口给吞了。

    “容凌……嘻嘻……你这是在吃醋吗……”

    “放屁!”

    男人怒声反驳,沉着脸,拧着眉,开始行动!

    她微弱的挣扎,只因为手脚都被束缚住了。

    “别这样……”

    她终于发现自己的愚蠢了,刚才那个时候根本就不该是瞎想的时候。

    “会……会被发现的……”

    “发现又怎么样?!”他沙哑地怒哼:“以为你顶着一个阮夫人的头衔,我就不能碰你了?!还是,你要为阮苍盛那个老混蛋守身如玉?!嗯?”

    “不是……会……会留下……痕迹……”

    “像个小傻子似的!”

    激情后……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在一边整理衣裳。

    她立刻凑了过去,瞪大眼去检查沙发,打算一旦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就立刻就把罪证给消灭在萌芽之中。

    容凌去开了窗,将外面的冷空气跑入屋内,将屋里的气味儿给冲散。回过头,就看到她挠着头,光着身子趴在沙发边,依然在那神经兮兮地检查着。

    他越发觉得这个小女人可真傻!

    只是看着看着,他却不知道,自己的嘴角已经控制不住地越翘越高了!

    进了夜风,屋内慢慢就冷了。他看着那个似乎还是一无所觉、照旧身无寸缕的女人,目光落在了仍在一边的浴袍上。走进了,他捡起落浴袍,披在了她的身上。他心想,这个女人这个时候倒不懂得遮掩了,之前别别扭扭的拿衣服挡、拿手挡的,又是哪一个?!

    她这才回过神,后知后觉地羞红了脸,然后打了一个喷嚏。

    他皱皱眉,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别看了!”

    他伸手,帮她将浴袍穿上,同时系好带子。在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他的时候,他扬了扬眉,眼角染上带着戏谑的邪魅。

    “我办事,你放心!”

    她“轰”地脸红,心里万分无语。

    他转而又拎起她的小裤裤,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她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抢过小裤裤就往墙角窜去。可是大概是因为之前那运动的太过剧烈了,她腿软了一下,差点栽倒,急急止住,才没有再次在这个男人面前出丑。

    窝在角落里,套着小裤裤的时候,她心里都开始磨牙了。

    可再度转身的时候,男人那修长的身影,就失去了踪迹。

    “容凌——”

    她转了转脑袋,四下看了看,轻轻地叫了一声。没得到回应,然后又叫了一声,再一声,再一声……

    屋里安安静静的,那个男人根本就是消失了。

    她突然就觉得空了,双腿木然地走到沙发边,她一屁股坐了下来。睁着眼看着昏暗的虚无,她甚至都怀疑自己刚刚只是做了一场春梦。醒了,人就不见了。可是残留的温度,却分明在提醒着她,这不是梦!

    这个男人啊……

    她低下头,重重地叹息了一声。心里突然就烦躁了。猛地伸手,一手一边,分别盖住了自己的两边脸颊,狠狠地揉搓了一番,直至脸蛋儿都被搓的有点疼了!

    她猛地放下了手,在昏暗中,恶狠狠地磨了磨牙!

    “该死的混蛋!”

    她猛然低咒!

    因为,那死男人没有做安全措施!

    该死!

    她又得去吃那可恶的避孕药了!

    死男人!

    礼服被送回来的时候,屋内的痕迹早就已经消淡。或许,那个男人还真是掐好了时间。林梦换回了礼服,下了楼。稍后,容凌和何雅也一起下了楼了。两人在楼梯上出现的时候,依然引起了小小的骚动。两人互挽着手,看上去,高傲而尊贵,可真像是王子和公主。

    “这两人可真是相配啊……”

    这样的评价蛮多,林梦听了,皱了皱眉。然后有刹那间的失神。她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要潜入她的房间,然后和她那样,那样之后,却又那样亲密地挽着那个女人的手。他和她之间,其实完全可以保持距离的,不是吗?!不过是女伴,又不是说非得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她觉得腿有些酸,还有些沉重,心里起了好多酸泡泡,难受。那个男人此刻也早已经衣冠楚楚,依然是一副令人景仰兼敬畏的样子。那些不能被人看见的私密过去了,他还是他,而她,也只是她,伫立在人群中,远看着他,牵着另外一个女人。

    这种滋味,真是……该死的不好受!

    何雅突然凑过去,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

    林梦猛地扭过了头,不想再呆下去了。今晚的酒宴,她觉得是到了自己该告退的时候了。有时候,有得必有失。大概当她顶着阮夫人的头衔的时候,有些东西,就只能隐埋。纵然她有心想要赢取,只是那些横亘在她和他之间的内容,注定要成为阻碍。

    等忙完了手头的事情,有了一个大概的章程,就找个时间,和他好好谈谈吧!

    谈开了,大概对他、对她自己,都能好一点!

    至少,暧昧是顶不了一辈子的!

    她转过身,去找她名义上的两个儿子,期间,微微婉拒了别的男人的攀谈。只是转了一圈,都没看到熟悉的身影。反而,冯谈,这个让她挨了容凌教训的男人,又凑了过来。

    “找承辉他们?!”

    林梦点了点头。

    “打算要走了吗?!”

    这个男人的眼神可真是犀利!他怎么知道她打算要走?!

    她的好奇,在她对他不生防备的时候,全然地表露在了她的脸上。

    “走吧,我送你!”冯谈轻轻地笑了起来:“承辉他们已经走了,我送你回去!”

    林梦立刻就动了怒。这两个儿子算怎么一回事,把她一个人放在这里,让她怎么回去?!这里是私人别墅,出去了连车都叫不到,难道他们打算让她走路回去吗?!

    林梦心里这个气呀,忍不住骂了两声混蛋——混蛋阮承毅、混蛋阮承辉!

    这两人就算和他斗气,都不该这么对她!他们难道是孩子?!就算是她的儿子佑佑,和她怄气的时候,也没这么傻、这么不近人情的!他们简直连个四岁小孩都不如!

    “别气啦!”

    冯谈兴味地看着林梦,一双丹凤眼微微上挑,笑意浅浅,也是十足俊美、电力十足!

    只可惜,林梦木呆呆地根本就接收不到电力。她压了压心头的气,无奈地冲冯谈道歉。毕竟,这个会场,她能比较放心地找到送她回家的,也只有冯谈一人了。至于那个男人,她心头一黯,也微微有些转冷,转身,走人。

    冯谈将车开了过来,开了门请林梦上了车,自己又乐颠颠地跑回去当了司机,一副花花公子、大众情人的好派头!

    银色的奔驰疾驰而去,留下了一小屁股淡淡的烟雾。

    “呵呵……看来阮夫人魅力不减当年哪!”

    不知何时靠近了别墅门口的何雅笑着,偏头看容凌。

    容凌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在夜色中慢慢地快要变成两个红点的奔驰。

    何雅娇笑,倚靠着容凌:“容大哥,你说阮老爷子怎么想的,怎么就能放心让他夫人一个人回来?!你瞧瞧她那样子,还有刚才酒宴上的那些个男人,怕是要生吞活剥了她呢!”

    “回去吧!”容凌突兀地开口,然后推开何雅,走了出去。

    这是打算取车去了。

    背后,何雅重重地咬了咬牙,只能将心头的愤恨憋在心里。别以为她不知道,他去找了那个贱女人!别以为,她闻不出来他身上多出来的女人香!

    贱人!

    结了婚都不安分!

    何雅在心头恨恨地骂了一声:林梦,等着吧,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

    林梦回去的时候,没找到阮承毅和阮承辉,也不知道这两人晃到哪里去。如此,她一路上憋着的那股小火,一下子就没得去处发了,有些难受了。三楼也没亮着灯,也不知道三儿子阮承扬有没有回来,林梦想到那个阴沉沉的儿子,还有他那奇怪的癖好,自然不会傻到在如此的深更半夜去找他,确认他在不在。

    整个屋子,也就阁楼上的瞪亮着。林梦会心一笑,想来是小家伙给她亮了灯了。之前她有对小家伙说过,晚上的时候,无论人在不在,都亮着一盏灯,这会让夜归的人觉得温暖。没想到,小家伙就这么一直记在心里了。

    真是聪明的小家伙啊!

    林梦再度无声发笑,直接略过三楼,上了阁楼,模糊地说,这阁楼经过了装修,也算是小四层了。

    卧室里,儿子正窝在被窝里,安静地闭着眼,柔和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让那张小脸看上去别样的纯净,像个天使,可以抹去她任何哀愁烦恼的天使。林梦的心软了,也静了,心里存有的气,一下子也飘散了。

    她笑了起来,觉得自己今晚也有些失控了。若是在平时,她是不会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的,做不出任凭别人在那没心没肺地自在逍遥着、可她却傻兮兮地在那窝着火、折磨自己的事情来。

    “嗯,笨了……”

    她轻喃,然后诧异地发现儿子猛地睁开了眼,露着小牙齿,甜甜地冲她笑。

    “妈咪!”

    小家伙软软地叫了一声,却能听得出他声音中带着的困意的。他从床上坐了起来,小手擦了擦眼,歪着头,可爱地看着她。

    林梦的心就又软了一分。

    “妈咪吵醒你了吗?!”林梦心里有些愧疚,俯身亲昵地亲了亲小家伙的额头。

    “不是,佑佑在等妈咪回来。”

    “小家伙!”林梦掐了掐小家伙的鼻子,软声低斥:“你不乖哦,妈咪说了让你先睡的。”

    小家伙嘿嘿傻笑。

    “妈咪不在,佑佑睡不着嘛!”

    小家伙企图蒙混过关。他那张人见人爱的小脸,甜甜的对你笑的时候,哪个能真的对他发火!而林梦呢,根本就没生小家伙的气。心里有的,只有那种软软的温暖。

    小家伙在忍着困,等她回家呢!

    多好的宝贝!

    “睡吧!”

    林梦也顾不上身上还穿着的最好不要弄褶的礼服,直接跳上了床,让小家伙躺下,再然后将小家伙护在怀里,轻轻地拿手拍了拍小家伙的背,嘴里低低地哼起了国外的小童谣,就像之前无数个夜晚做的那般。小家伙打了一个小小的呵欠,凑过来,撅着小嘴,在林梦的脸上轻轻地亲了一口,带着困意咕哝着:“妈咪,晚安!”

    “晚安!”

    林梦也回了一吻,继续哼着歌。

    小家伙在妈咪的胸口拱了拱,眯上了眼,最终在软软的歌声中,甜甜地睡了过去。

    林梦低下头,亲了亲小家伙的额头,这才去打理自己。洗漱完毕,关了灯,只留了一盏暖暖的小壁灯,正打算上床呢,就看到床头摆着的零食和果汁。

    看着那空空如也的牛奶瓶和果汁瓶,林梦摇了摇头。看来,今夜要折腾一下了。小家伙喝得这么多,肯定是要起夜了。

    略微将床头收拾了一下,林梦才躺下,抱着儿子,睡了过去。

    容凌悄无声息地潜入房间的时候,看到的是母子俩抱在一起睡的场景,立刻就愣住了,在那里呆呆地站了足足有一分多钟,心里真是什么滋味儿都有。

    回神过来,已经又是好几分钟过去了。

    他依然悄悄地靠近,突然就很想看看两个人睡在一起时的脸。可等他站到床边,睁大眼往下瞅时,他的脸都黑了!

    这小家伙是怎么回事?!

    那脑袋瓜是怎么放的,怎么尽拱着她的胸口?!靠的那么近,他还真当他是需要吃奶的娃啊?!

    心里一不对劲,适才在他眼里还觉得很是可爱的小胳膊小腿也让他觉得莫名碍眼了!

    那小手是怎么回事,有这么搂人的吗?还有那小腿?!他以为他是八爪鱼投胎吗?!这巴地也太紧了!

    这个笨女人,她是怎么教育孩子的?!

    容凌的眼里窜起了火!

(古默现代言情小说《豪门小老婆》已经更新到你这是在为她打抱不平?,请Ctrl+D收藏本站www.haomenxiaolaopo.net方便下次阅读)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