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星辉映一击必杀      

延洲近北海,隔长江,万流东注,黄昏江水波光粼粼,一望无际,湖上远处 荡漾点点白帆,那应是渔民准备回靠渔港的情形,一切都显得特别安逸畅然,景 色相比中州和北燕要灵秀得多,可比起江南来,这迭迭浪花、涛涛江水却又多了 三分莽苍男儿气。 延州三省总督沐看天出身前朝没落贵族,自小击剑任侠,轻财好施,十岁时 就和沐灵妃拜入天元圣地,虽然天赋聪颖,用功又勤,但始终逊色妹妹一筹,更别说神武殿的师兄弟,心高气傲的少年不甘久居人下,毅然独自走出宗门闯荡江 湖。 当时天下纷乱,朝纲崩坏,有大奸臣董雄把持社稷,满腔热血的沐看天加入 诸侯义军讨伐逆贼,凭借一身本领屡立战功,后又万军中身披九箭和一众属下保 护当今圣上杀出重围,如今天下定鼎,他官拜延洲总督,封号雍侯,二十年的疆 场鏖战,换来今日的荣华显贵。 侯府后院广场上,战旗飒飒飘扬,上书一个巨大的「沐」字,看上去显得杀 气腾腾,直冲霄汉。 沐看天生平精悍驰骋,言必尽谋,君许古贤大豪,世人均知他功勋彪炳,权 力滔天,然而对于他的武功却不太了然,大体推测仅次于现今天元宗三大巨头, 曾恨水、淳于清和沐灵妃,但也只限于推测,毕竟无论正派邪派没人会吃饱撑的 招惹这位总管一州三省军政的封疆大吏。
? ?此时沐看天身穿黑袍头戴金冠,身材挺拔,面目英俊,静立在空无一人的练 功广场,突然之间,一拳击出。 看似随意,拳风却似碾碎真空,震裂天穹,无穷真气好像割裂了肉眼不见的 空间,泄出一丝血气,复又爆炸开来,发出闷响,但第二拳再一出,声势便弱了 不少,第三拳更弱,到第十拳时,沐看天好像已经和自然融为一体,每一拳都自 成法则,没有丝毫真气鼓荡,全集中在虚空一寸处蕴酿,威力又比第一拳恐怖的 多得多。 若是江湖中人看见沐看天此时的拳法武功,绝对惊掉下巴,这种拳意似乎离 武圣的粉碎虚空、踏海奔腾只差一步之遥,单看境界修为完全可以和曾恨水、燕 苍生、展慕云等亚圣并驾齐驱。 沐看天收拳,仰望天空,细细推断自己拳法中最细微的破绽,力求将禅道所 谓的「时时勤拂拭,不使留尘埃」,修炼到「本来无一物,何处落尘埃」。 大道内藏,收敛真神,这本是武学中最深的道理。 「嗯什么人。
??」沐看天眉头微皱,敏锐感觉有高手在旁窥探,他位高权重、 武功绝世,平时也不插手武林门派之事,一时也想不明白有哪位高手忽然到侯府 内院拜访。 练功场门口的叶尘惊佩不已,这位沐师伯看上去眉宇间和沐灵妃、沐兰亭至 少有五六分相似,两鬓微现星点华发,年纪似乎比铁玄甲还要年轻好几岁,武功 之高却是生平遇到过排第一位的绝顶高手,比起蓝碎云还犹有过之,并且气度华 贵、沉稳如岳,不禁感叹也只有这等英雄豪杰才能生出沐兰亭这样的天之骄女。 「天元宗芷青殿晚辈叶尘,拜见沐师伯。」叶尘定住心神,躬身行礼道。 沐看天暗赞这少年隔空传音的深厚内功,点头道:「你和兰亭在宗门、江南 以及本心门的事我都已经听说了,真想不到天元宗除了聂千阙,还有这种了不起 的少年英雄。」 叶尘笑道:「承蒙师伯金口谬赞,晚辈荣于华衮。」心中却道:这两天和你 女儿只怕不穿衣服比穿衣服时间还久,肉欲翻腾,淫靡无比,应该不会露馅儿吧。 「兰亭呢」 「我们才到不久,她说先去内室拜见老太君和母亲,晚辈不便入内就先来拜 见师伯了,却无意间打扰您参悟武功拳法。」沐看天忽然道:「我还听说你杀了先天太极门的弟子」 叶尘道:「是。」 沐看天双目湛然,缓步走近他说道:「慕容伽叶的功夫很是不差,但比起早 开始修炼《太乙玄黄经》的宁无忌可差得远了,你觉得在冠军会上该怎么应付。」 叶尘笑道:「以宁无忌的身份肯定不屑暗中偷袭,若想在天下英雄面前问我 的罪嘛……我一有慕容伽叶的画押文书,二有上官琅璇和王星禅作证,三有天元 宗在场撑腰,他们也不方便奈何我吧。」 沐看天再次点头道:「嗯,不错。」
? ?叶尘不知道这位岳父是称赞自己不错,还是赞同那番说辞不错,只能顺口道: 「您过奖了。」 沐看天道:「我生性不喜热闹,极少和官场同僚或武林同道应酬亲近,除了 必要事务外甚至不太和师门往来。」 叶尘有些跟不上未来岳父大人的思维,笑着道:「有人喜静、有人好动,不 爱和外人交际也挺平常。」 「所以今日难得有访客小友光临,我便多说几句。」 叶尘忙道:「能听您这样的师门长辈教诲,也是我的荣幸。」 沐看天嘴角微笑看着他,似乎很喜欢这个爱笑的少年人,接着道:「当年我 离开天元宗时也就你这么大,雄心勃勃参军想要出人头地,却只能做一个守城楼 的小兵,记得第一次打仗是敌人攻城,无数硬弩铺天盖地射来时,吓的我只能缩 在墙角,什么武功招式都忘得一干二净。」 叶尘微微点头,也不是很了解战场厮杀的场面,想来没有说书先生嘴里那么 英雄浪漫。
??「最后我死里逃生,身上沾了不知多少血,杀了不知多少登上城楼的敌人, 只记得快晕倒前被封了个伍长外加十两银子,呵呵,也就是能指挥五个士兵的小 队长,那一晚,兰亭出生了。」 叶尘安静的听着,不明白才刚刚见面而已,威名显赫的沐看天干嘛和他这后 辈说这些往事。 沐看天自嘲笑道:「当时董贼大军围城,骂阵的声音全城都听得见,吓的兰 亭几乎哭了整晚,我一个大男人,无数人死在我面前时没哭,我受伤差点残废时 没哭,看见妻子女儿受惊,我却无能为力时反而哭了出来……挺可笑是吧」 叶尘道:「有道是无情未必真豪杰,若没有那一晚的无助和磨难,也不会成 就今日威震天下的沐看天了。」 沐看天眼睛一亮,缓缓说道:「世人均说我忠君爱国,实际兰亭在我心中还 胜自己性命。」 叶尘不语,因为沐兰亭和沐灵妃长得实在太像,他心中也很是怀疑沐兰亭是 不是她姑姑的私生女,否则也不会脑子里忽然蹦出欺骗蓝碎云的谎话,但如今眼 前这擎天般的人物感情真挚,完全能击碎一切无聊臆想。
? ?「兰亭心思细腻,剑法不错,这许多年来在她姑姑扶持下从没吃过亏,没想 到近日里连续遇险,我只恨不能插翅保护,幸好有你在她身侧了。」叶尘道:「同门师姐,该当如此,另外您也应该听说了,《太阳剑谱》重现 人间,今后我只怕要让师姐照顾呢。」 「不得不说,多闻你言谈处事,你不是我看到过最聪明的少年人,也不是武 功最高的后生晚辈,但你这人性子洒脱,奇遇连连,更难得是心机不露,很合我 的心思。」 叶尘被看的有些发毛,可又隐隐兴奋,没办法,被老丈人看上的年轻人多少 都会如此。 沐看天道:「你是聪明人,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叶尘装模作样道:「这个……不是特别明白……像兰亭这样的人物,还是由 她自己选择好了。「 沐看天笑道:「雍侯府和天元宗眼线遍布天下,你俩的事我很清楚。」 叶尘悚然,几乎呻吟道:「我……」 「你俩在本心门颇有情意,互相扶持力抗先天太极门,很是不错。」 叶尘长出一口大气,稍微岔开话题说道:「我看那先天太极门的势力是不是 言过其实了,除了人数众多和武圣司空黄泉外,高手数量也不比咱们天元宗强多 少。」 沐看天不置可否,微笑道:「莫在这里站着了,去我书房再聊。」 二人踱步到侯府书房,书案上已经备好清茶,叶尘四顾满室书籍,拳经剑谱、 阵法兵书、名人笔记、地理游记等等,什么都有,类型很是驳杂,不禁心想:岳 父他武将出身,没想到还是个爱书之人。
沐看天道:「太极门武圣以下真正的最高战力当属皇甫正道,以及江山七杰 中的展慕云、洪经藏还有万天兵,配合以宁无忌为首的一百零八殿殿主一起出击, 这股力量完全可以横行天下了。」 叶尘生平首次和当世绝顶高手聊起武林轶事,很是雀跃:「听说江山七杰中 有三位和他们关系紧密,不知道怎么个紧密法,难道他们真敢去天元宗捉拿我和 兰亭」 沐看天道:「叶商号称最有可能成就武圣的高手,姬流光号称天下第一剑, 另外五人和他俩齐名,武功可想而知,至于展慕云他们三个,无非是在太极门当 个挂名客卿长老,或明或暗助其一统天下武林,用来换取成就武圣的经验方法, 但他们找的不会是我沐看天的麻烦。」说到最后一句,沐看天笑容说不出的讥诮 嘲弄,当然不是针对叶尘,似是在说江山七杰这样的当代武林巨擘也奈何不了他。
??叶尘动容,钦佩说道:「当初我在宗门见闭关的曾恨水师伯隔空一招天元玲 珑道,打得转轮王蓝碎云身受重伤,当真是威震八荒六合,但似乎还不及师伯您 那套拳法。」 沐看天笑道:「路峰回居然有你这种好管闲事又会拍马屁的弟子。」说完他 从书架取下一本书来递给叶尘,续道:「在我看来,和人对敌,经验应变最重要, 功力修为排在第二,灵活巧妙的招式排在第三,我那套拳法没有名字,全是在战 场生生死死中领悟出来的,教给你你也学不会,反而会影响你自己的武功。」 叶尘接过那本书,心下疑惑:那你还给我本书干嘛……打眼瞧去,上书《天 元玲珑道》五个大字。「这不是天元宗的最高秘典吗」
??「天元八十一绝技,有二十三门需要殿主、首座、前辈长老许可才能修习, 《天元玲珑道》则需要宗主和神武殿殿主许可才能传授。」 叶尘挠挠头:「那您这是」 「你救下兰亭,我于情于理也要给你好处才是,这套功法我已经把自己修炼 时的感悟都注解上了,各道难关的解法也写得清清楚楚,规矩方面你别瞎操心, 有人问起就直说沐看天传授给你,宗主和曾师兄不会有异议的。」 叶尘暗叹,我往后要是也修炼到他这种武功境界,想来也能把规矩当放屁了 吧,但沐师伯再怎么不爱交际他也是天元宗前辈,我是天元宗正牌内门弟子,他 传授本门晚辈神功,应该也不算太出格吧。 沐看天为人深沉,喜怒不形于色,有时甚至可以几天不说一句话,别提久不 来往的师兄弟,属下不少年轻人见他威严寡言的样子都能吓得冒虚汗,前不久得 知女儿遇险,他怒火汹涌,差点离开延洲去江南斩了蓝碎云,得知叶尘舍命相救 之后,心中极是感激,打定主意要大力提携此子,若是女儿意许,就算成其好事 也没什么了不起,所以今天和叶尘的说笑聊天,是他近十年都没有过的情形。
这时天色渐暗,侯府人丁不旺,规矩也小了很多,佣人直接把饭菜送到书房, 一老一少边吃边讨论一些武功问题。 没一会沐兰亭推门而至,见此情形莞尔一笑,父女也免不了互诉衷肠,当然 沐看天虽是挂念女儿,但性格内敛克制,面子上依然平平常常,也没显得多激动 欣喜。 叶尘忽然问道:「师伯你见多识广,不知那太阳剑谱是什么来历,门派锦绣 江山图中也没什么记载,如今兰亭身负绝艺,会不会让有心人觊觎」 沐看天沉吟片刻道:「武圣秘籍运转造化,以各种形式流传世间,我也说不 出个所以然,只知道百十年前确实有一位叫归海皓烟的女武圣,但这位皓烟仙子 生平事迹不着,极其低调,导致剑谱失传百年,兰亭你得此奇缘,只能看自己有 没有造化留得住了。」
沐兰亭道:「秘籍流传自谁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哪有得了奇遇反而畏首畏 尾的道理,越抱这种心态越没办法进步,应该更加勇勐精进才对。假如真因为太 阳剑谱导致灾祸,那也只能说明我福泽浅薄,受不得这个奇遇罢了。」 叶尘点头大赞,自己本身心境也开朗不少,他告辞回房前和沐兰亭四目相对, 睁大眼睛努了努她近来似乎丰满半分的胸脯。 这两天他二人如胶似漆,仿佛怎么都好不够,哪怕月事来了也要赤裸裸「缠 绵」好久才搂一起睡,这时乍要分开还真不太习惯,沐兰亭粉面有些发烧,偷着 剜了叶尘一眼,便又和沐看天商量些家事。 叶尘不敢在沐看天眼前眉目传情,回到客房取出那本《天元玲珑道》,才随 手翻看几页就有些头大的感觉,十九道劲力如刀、如剑、如枪、如针……操控得 准到毫巅,天下武功之繁杂几乎无出其右。 「这也太难了吧。」
??叶尘失声自语,待再看片刻寻到沐看天做的感悟笔记, 照着修炼之下才发现也不如何艰难,还不到一个时辰,十九劲竟然已经学会了四 道,照这个练法,岂不是三五天就能学到这所谓的宗门第一绝学 他却不知道绝顶高手亲自注解的功法秘籍有多么珍贵,每一个文字都要耗费 真元内力,力求传达武者至高拳意,差不多相当于叶商铸混沌阴阳道拳意于貘骨石板,能灌顶似的帮叶尘能快速击出天元中央真气,当然,速成归速成,具体威 力还要靠自身的积累,修为越高威力越大,理论上九星辉映一击必杀,堪称举世 无双的内功绝学。 「叶尘,你没睡就出来一下。」
? ?窗外传来沐兰亭水激寒冰似的声音。 叶尘随手便把珍贵无比的《天元玲珑道》扔在一边,闪电般蹿出房门,月色 下的沐兰亭肌似凝脂,面衬桃花,摇拽缃裙下青色绣鞋显得玉足柔美,想到这般 仙女身体已然属于自己,不由就要过去抱住仙女。 沐兰亭看四周没人,含羞任由他抱住亲了亲脸颊,没想到叶尘胆大,居然伸 手按在自己软玉般的秀乳上揉了起来,虽然情动的乳尖挺起,但她哪里敢在家做 这种事,立刻轻微运起太阳剑气,震开贼手。 「被人看见的话我别做人了。」 叶尘笑道:「这不是没人么,是不是想我来着,否则兰亭你大半夜的找我作 甚」 沐兰亭叹气道:「别没个正行了,我爹没和你说吧,宗门传来消息,聂千阙 率众已经赴冠军会了,他这次要不单要凭一己之力挑战天禅寺剑僧道玉、王家王 星主、南宫家南宫闵,还想和你了结……了结和你的因果。」
??叶尘却是无所谓地说道:「聂千阙再强至多也就比王星禅略胜半筹,我似乎 用不着特别紧张害怕吧。」 沐兰亭摇头:「你能短时间大幅进步提升功力,人家也不会原地踏步,他单 人匹马同蓝碎云周旋活命,境界本就提升,何况还有曾师伯那样的大靠山。」 「曾师伯不是闭关已久了吗」 「他既然能闭关隔空打伤蓝碎云,帮助爱徒调理内息也没什么奇怪的。」 叶尘温柔地再次试图拥住沐兰亭,低声道:「能得到兰亭和温雪姐,哪怕被 聂千阙打死也没什么,更何况挑战是我提出,到时堂堂正正和他斗上一局,也算 了却心事。」 沐兰亭撇过头去,却没再反抗,「可能太平拳打得太久,这届冠军会恐怕不 会太平了,宁无忌、聂千阙、道玉、上官琅璇、王星主、王星禅……若能计划周 详,搞不好冠军会的冠军会轮到你呢。」 叶尘大爱,搂着沐兰亭稍稍耳鬓厮磨一番,若有若无的身体摩擦,心中反而 够起邪欲,也许是福灵心至,低头凑近她的耳边小声说了什么。
? ?沐兰亭听罢面色殷红如血,嗔道:「坏东西!你……你疯癫了么……那… …怎能如此的……」 「谁让你深夜勾引我来着……又不是没吃过……」叶尘也不知软磨硬泡了多 久,嗓子都快说干了。 沐兰亭好像被说得心软,缓慢勉强地轻轻半蹲在他双腿间,叶尘以迅雷不及 掩耳之势解开裤腰,掏出硬邦邦的肉棒来。 沐兰亭再次确认周围没有人,微微张开樱口,慢慢将叶尘的肉茎含了下去。 叶尘明显感觉下体温润在湿嫩口腔,舒爽得倒吸一口凉气,月色下,得传太阳神剑的神女蹲下帮他吹箫……这可比在昏暗的小客栈中云雨还要刺激爽快十倍。 「你别进那么深,要不不来了。」
? ?沐兰亭吐出肉棒,薄怒地抱怨道。 「不敢啦,莫要半途而废呢。「叶尘将手伸进沐兰亭秀发,小心翼翼捧住她 的头,再次探索享受那柔柔嫩嫩、湿湿滑滑的口腔。 沐兰亭见叶尘肉棒这般坚硬,暗暗心疼,樱唇吸吮的力道加强几分,手送肉 棒深深吞入喉间,口腔不断分泌的唾液愈发渐多,水声婉转靡靡,羞耻之下也没 觉得此举有何呕心不妥。 叶尘只觉肉棒裹上柔腻软嫩的小舌,挤压缠绕,越来越纯熟,来回吞捋半晌, 他忽然浑身酥麻万分,不像昨日那般拔出来,一股脑地射进沐兰亭娇嫩的喉头。 沐兰亭意乱情迷,表情似也十分焦急,反而更加快速的摆颈来回吞吸,好像 要将精液吸满口腔。 半晌过去,沐兰亭觉得此物并不如何恶心,大着胆子骨碌一声咽了下去,娇 媚且依依不舍的亲了亲这根让她欲仙欲死的大家伙。

本站由:九星辉映一击必杀 www.dyxxoo.com 提供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返回首页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