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

咪乐|逗艳|直播 本周,Facebook股价累计下跌%,周五报收于美元。

作者:水千澈

文字大小调整:
  羽烯他们离开后,房间里的气氛并没有变得缓和,反而比刚刚更紧张了一些。
  因为这里还有个真正不可控又危险的存在。
  从司凰和羽烯他们把话说清楚的期间,就一直没有插嘴过,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现在羽烯兄妹离开了,大家的目光就放在了徐子秀的身上。
  徐子秀不傻,怎么会不明白大家看他的原因。
  青年被众人盯着也不慌不乱,眯起来像狐狸一样的眼睛,往司凰他们也扫了一圈,然后就呵呵笑了。
  “哈哈哈哈。”紧接着他的笑声就停不下来。
  大家都被他笑得莫名其妙,谁也没有出声,秦爷爷他们却暗中戒备着。
  他们不知道司凰为什么会让徐子秀也加入这个谈话中,反正肯定有司凰的理由。不管这个理由是什么,他们不打算怪司凰,却心里早就做好了决定,一定不能让徐子秀伤害到司凰分毫。
  如果他敢做什么的话,就算再麻烦,秦爷爷也会把徐子秀再送进白色监狱里面。
  这份心思并没有隐藏,秦爷爷神色冷酷,向在场所有人表明了这一点。
  徐子秀也看得出来,不过他不在乎,他的目光最后放在司凰的身上。
  “司司,你真会骗人。”
  他目光奇异的看着司凰,“不愧是我的同伴,骗人起来也特别厉害。”
  司凰神色如常,“这件事不要说出去。”
  “我有什么好处?”徐子秀笑眯眯的问道。
  司凰瞥了他一眼,“不说可以得到我的信任,说了……”后面的话不需要说,大家都明白。
  徐子秀砸吧砸吧嘴,考虑着这个好处到底值不值得,毕竟把司司是女人的事说出去的话,会让事情变得很有意思。
  只是这个意思,是不是比得上司司有意思呢?
  徐子秀很快以他的标准分出了答案,耸了耸肩膀,“不说就不说。”他也没什么人好说的,想让这件事变得有意思,必须是要让大部分人都相信,他才没劲去安排这一出戏,他更喜欢的是悠哉的看戏,特别是别人出演又安排好的戏。
  “不过你答应我的事,必须做到。”徐子秀眼神突然犀利,直直盯着司凰意意味深长的说:“我更觉得司司你和我有关系,直觉必须带你一起去北方,最好现在就走。”
  “什么!?”余奶奶第一个忍不住了,先怒瞪徐子秀,然后盯着司凰,“小凤凰?”
  这眼神已经有了明显的怒火,让司凰第一次好口才失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
  其实不用解释了,光是她停顿的这两秒就足以让余奶奶明白,徐子秀说的事是真的,司凰一定承诺出去了什么。
  余奶奶又气又急,“你有这样……”碍于徐子秀在场,她没有直接说明,“你明知道身体的情况,最近都不能往外跑,更何况是那种天寒地冻的地方,你是怎么答应奶奶的?”
  司凰干笑,“奶奶……”
  “别叫我奶奶!”余奶奶第一次对她发火,想说什么又不知道从何说起,然后转身就走。
  铁老连忙追上去,出门前回头看了司凰一眼,那眼神既责怪她不懂事,又带着几分安抚的意味,让她不用担心。
  “咳,舒兰也是关心则乱,小凰肯定有自己的思量对不对?”项奶奶打了个圆场,却也关切的看着司凰,又看看秦梵,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阿梵也不知道阻止一下?
  秦梵看了自家奶奶一眼,眼神透露的意思是:现在不是解释这个的时候,等只有自己人的时候再说。
  项奶奶大概看懂了,也不再追问。
  司凰对徐子秀说:“婚礼结束再说。”
  徐子秀目光在秦爷爷他们身上转动了一圈,笑道:“行。”
  谈话到这里已经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
  徐子秀的反应在司凰的意料之中,这个人根本就不在乎她是男是女。
  在别人看来很震惊的事情,被徐子秀得知后,似乎连一个水漂都没打起来,叫她司司的时候还是和以前一样,好像他早就知道司凰的性别一样。
  只是司凰明白,徐子秀不知道,他在乎的从来不是性别,或者徐子秀这个人,似乎根本就没有真正在意过的东西。
  不对,现在有了。
  司凰能感觉到不对处,徐子秀对去北方的那件事,有了超出了他性格的在意。
百度